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如果有今生,何必求來世(2)

作者:不详    更新时间:2006-3-18 13:06:03
在桑上默默地做這些的時候,那個女孩只是帶有好奇地直直地看她。然後說:“你處理這些很有水平啊。”桑上笑了一下。那個女孩臨走的時候,伸出手說:“我是蘭。”“我是桑上。”

就這麼很簡單的,桑上認識了那個叫蘭的女孩。

蘭經常到醫學院看桑上,還總是喜歡勾著桑上瘦小的肩招搖過市。她將桑上介紹給自己的同學的時候興高采烈:“這是我的第10個老婆桑上。”桑上在別人大呼“蘭你好花心”的時候安靜地笑,平淡地笑,給人留不下什麼特殊的印象。

很多年以後,桑上回憶起她和蘭的這段很明亮的友誼,仍然會止不住的感動。

桑上大四那年的耶誕節,蘭來找她要她參加他們學校的聖誕舞會。桑上本是不熱衷於這些的,但是因為蘭,她勉強地去了。

她本想一個人找一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喝一杯苦苦的茶的,但是蘭沒有允許她做這些。她牽著她,到處為她介紹著:“這是我的大老婆,這是我的第十個老婆。”

桑上見到了蘭的前九個老婆,一個個都很漂亮。桑上不斷地笑著,乏的要死,但是蘭卻拉著她到處驕傲地介紹:“有了桑上啊,我再也不娶別的小妾了。”

當桑上終於忍不住向蘭提出抗議“蘭,我累了”的時候,蘭拉著她的手在人群裏很拼命地擠:“沒什麼沒什麼,再給你介紹最後一個人。”桑上只有無奈地搖頭。

“哈哈,桑上,這就是我要給你介紹的最後一個人。”

桑上的目光突然呆滯,前塵往事在腦中清楚地出現。她仿佛看到了揭開紅蓋頭看到風的那一瞬間風的溫柔的目光。

桑上直直地看著那個帥氣的男孩。“桑上,這是我們最厲害的mm殺手,宇。”蘭的聲音從遙遠地地方穿來,似乎經歷了一世又一世。

“宇,這是我的好老婆桑上。”

宇哦了一聲,很淡地伸出手:“你好。”

桑上的喉嚨乾澀,她聽見自己低低但是熱烈的聲音:“我認識你的,你還記得我嗎?”

蘭和宇都吃了一驚。宇轉過頭,揶揄地看蘭,蘭問:“桑上,你怎麼了?”桑上仍然固執地看著宇:

“我很早就認識你,你難道真的忘了?”

遠處跑來一個女孩,“宇,我們去跳舞啊。”

宇看了看桑上:“對不起,我想你認錯人了。

桑上直直地看著那個象風的男孩牽著那個漂亮的象前世的葉萋萋一樣的女孩。

蘭在她的耳邊說:“那是我們學校最漂亮最有才氣的女孩潔,她和宇是公認的天造地設的一對。”桑上不說話,蘭問:“桑上,你怎麼了,你今天有一些怪。”

桑上搖頭:“不,不是的,他們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在宇旁邊的應該是我。”

蘭驚訝地看她淚流滿面地離去
從此以後桑上象換了一個人,她經常獨自一個跑到宇經常去的地方,看宇打球,潔是宇的觀眾。桑上很多次勇敢地上去和宇搭話。“宇。”剛開始宇還很耐心地看他一眼,次數多了,他便不耐煩起來,他總是在桑上還沒有開口的時候叫潔:

“潔,我們走。”把桑上獨自拋下。

但是桑上卻是少有的固執,她象一個陰魂一樣跟在宇和潔的後面,受著他們的侮辱。每一天晚上,桑上都對自己說:“堅持啊,想想奈何橋上等風的艱辛。”

桑上開始引人注目,但是那是帶有侮辱性的引人注目。蘭無數次地罵桑上:“你怎麼變成這麼一個不知道自重的人。”桑上沈默著。蘭在一次次對桑上暴跳如雷後對桑上徹底失去了信心。她最後一次找到桑上說:“桑上,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理由,但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桑上,你多保重。”桑上一直微笑著聽蘭講完這些,但是當蘭徹底在她的視線消失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地哭了。

後來,桑上、宇、潔、蘭他們都畢業了,畢業沒多久,宇和潔就結婚了。

那一天,桑上第一次喝了酒,將自己灌的不醒人事。意識失去的最後一刹那,她聽到自己和風在奈何橋上鄭重地說:“堅決不喝孟婆湯。”

桑上再也沒有涉足宇的生活,她進了一家很好的醫院,象從前那樣很本分地做自己的事.

不是說很多出色的成績都是先天條件很好的人做出來的。漸漸的,桑上明白了這個道理。因為她的勤奮和她對世事的淡然,她開始在業務上慢慢露出頭角,到她30多歲的時候,她已經成為很有名的大夫了。

桑上仍然是不漂亮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的,唯一不同的是她在穿上白大褂的時候身上的謙和很強烈的表現出來。

桑上不再考慮感情的問題,她的心就象沙漠。
桑上在28歲的時候曾經遇見一個25的男人,他從見桑上的第一面開始就約桑上喝茶送大把大把的玫瑰。桑上喜歡泡很苦很苦的茶,喝茶的姿勢憂傷的凝滯,桑上不喜歡那鮮紅欲滴的玫瑰,可是面對那個男人的固執她卻不知道如何拒絕。

男人在他28歲的時候要桑上嫁給他。正喝茶的桑上說了一句:“不可能。”轉身離去。

  • 上一篇:放琗~
  • 下一篇:父親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