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麻雀印象

作者:史春培 时间:2023-2-10 11:28:02 点击:
字号

  核心提示:小时候,特爱赖床,只要不上学,即便睡醒了,也喜欢在被窝里惬意着,那里面盈满了舒适的气息,安逸极了。母亲忍无可忍时,免不了一把掀了我的被子,还用“早起的雀儿有虫吃”训诫我摒弃懒惰。母亲说的“雀儿”,就是麻雀,北方很普通的一种鸟,它在我思想里种下的第一颗种子是勤劳。...

看见麻雀,是在雪后的清晨。它正散漫地落在树枝上,从一个枝丫跳到另一个枝丫,我的目光跟着它轻灵的姿势升升落落,我的心儿随着它明亮的声音起起伏伏。

小时候,特爱赖床,只要不上学,即便睡醒了,也喜欢在被窝里惬意着,那里面盈满了舒适的气息,安逸极了。母亲忍无可忍时,免不了一把掀了我的被子,还用“早起的雀儿有虫吃”训诫我摒弃懒惰。母亲说的“雀儿”,就是麻雀,北方很普通的一种鸟,它在我思想里种下的第一颗种子是勤劳。

寒冷的冬日,父亲躬身背回一捆捆干柴,母亲弯腰煽旺了一灶灶炉火。我趴在滚热的土炕上安静地学习,外面的麻雀喧闹地叽喳着,它驮着一身灰褐色的羽毛,土里土气地在矮树上飞跃、在短墙上蹦跳。既无婀娜之态,也乏娉婷之姿。住的窝儿更是因地制宜,毫无章法:房檐下、树洞内、墙缝旁、柴草里,望着它们不拘一格的栖身之所,怀疑的云朵盘踞了我的心空:起早贪黑地忙碌,怎么就没有一个像样的“窝”呢?我开始对麻雀有了隐隐的鄙意。甚至充当了让它“家破人亡”的“刽子手”。

月亮偷懒的夜晚,曾跟村里的孩子一起去抓麻雀。在手电筒强光的笼罩下,酣睡在“破瓦寒窑”里的麻雀被惊醒,眼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它颤栗无措的样子助长了我膨胀的跋扈。找来长长的细线,将一端系在它一只腿的脚脖上,远远地牵着玩儿。望着它三番五次飞而不得、五次三番叫而不灵的慌张,还有那黯然神伤、萎缩在角落里的颓丧相,竟有了能将它屈服于下的小小成就感。可接下来它却用真切的行动颠覆了我一瞬的“欣喜”。给水不喝、喂米不吃、不足三天,就伸直两腿、闭眼死掉了。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它急躁的哀鸣中隐含的绝望声音。这声音,让我听到了麻雀崇尚自由、宁死不屈的操守,也看到了自己的浅薄无知与残忍。

麻雀一生扑棱不了几年,它不像燕子那样知世故、懂变通,天气微凉时就远走他乡;也不似百灵那样明时势、察人心,惠风和畅时就高声吟唱。它呆板又木讷,只是眷恋地固守着头上的一方天、脚下的一寸地。它们虽渺小,但却很团结,总是成群地聚在一处。栖在树上,干枯的枝丫就有了花朵;落在电线上,单调的五线谱就有了音符,乏味的冬日有了它的点染变得灵动,朴素的日子有了它的点缀变得活泼。

它们多像那些坚守田园的农民,不羡慕村人在城里打工,不嫉妒亲人在市里落脚,更不刻意钻营以求闻达,只在烟熏火燎的尘世、心安理得地过属于自己的日子。他们没有“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鲲鹏之志,也缺乏“百啭千声随意移”的画眉之音。他们只会像麻雀一样:居一隅,做自己。知人世苍凉,不改其志;懂世事纷繁,不动其容。世事变幻,不减心底里火热的温度。

岁月面前,麻雀和人都微不足道。但麻雀质朴真实的样子,却丰富了我的年少时光,丰盈了我对生命的理解和尊重。

太阳一点点升起来了,光芒泼洒在无垠的雪地上,也落在了麻雀的身上,我收回目光,暗暗告诉自己:做一只麻雀,挺好!

Tags: 麻雀 印象 母亲 
来源:山西晚报

特别声明:以上作品内容(包括在内的视频、图片或音频)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遇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videos, pictures and audi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the user. This platform mere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pace services. In case of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at the first time and we will remove the related content immediately.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请输入您的大名,缺省将显示IP地址。)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