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爱无言,那些年这些年

作者:季林天空 时间:2023-1-16 18:24:27 点击:
字号

  核心提示:臆想里,还有别人笔下的父亲,当是一躬驼背,一锅旱烟,还有那暗淡无光的凝望和俯首,再或者背着手一陌向远。手里的活,心中的线,这边那边,无言的牵,挂了那些年这些年。...

臆想里,还有别人笔下的父亲,当是一躬驼背,一锅旱烟,还有那暗淡无光的凝望和俯首,再或者背着手一陌向远。手里的活,心中的线,这边那边,无言的牵,挂了那些年这些年。

忙里偷闲,抽空一个闲暇。就这样徒步走在他乡的街上,尽管这街街巷巷我是那么的熟悉,住了好多年。漫无目的,随了初夏的风,不再像春风的安逸闲适,有那么一点点的干热,像极了生活的忙碌和疲惫。一种惯例的节奏,每天的重复,得到了多少,又忽略了多少,无从和日子计较。

人来人往,熟悉的陌生人。有些不远处时不时投来的目光,陌生里带着亲和,再或者还有些打招呼的,都是些店铺的老板,那些门牌的装潢和店铺的设计,都是我一撇一捺的构思,他们铭记了好多年。

声音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的叫卖声,又在听觉里混淆,尽管我听不出当年的味道,可是每每听见,总有些湿润在眼眶,是我幸福的模样。“催记冰糖葫芦,口味多多,好吃不贵......”这是一种电子录音的叫卖,而我记忆里的叫卖声是一种大街小巷或者集市上的有点苍老的声带,带着拖音的流长,在巷子里回荡,在集市的喧嚣里洪亮。每每听见这种声音在他乡的土地上,我便会那么得想家,想父亲,想起那些年。

那一年,我和他幸福的牵了手,他在外地工作,我身体不好,怀孕期间也就住在了娘家。妊娠反应特别强烈,那种滋味多年后想想都是怕怕得。那日在院子里凉歇,传来叫卖声,我就发呆,支起耳朵细听。父亲问我吃吗?"我迟疑着,父亲就出去了。

父亲买回来递给我,我就像拿着个怪物似的,小心翼翼的吃,因为太久的没有食欲,似乎还不大喜欢这个东西,以前也不乏看见它远远的,就是没有尝试又偏执的不想去吃。咬了一点很甜,再深咬一下有点酸,混在嘴里酸酸甜甜,越吃越快,一会吃没了,父亲在一边看着我笑了。吃了那个东西就想吃饭,后来的后来,吃上瘾了。因为是农村卖的很少,都是一些老人,骑着自行车,一个木杆草把子绑在车架上,沿街叫卖。那时候的糖葫芦很简单,就单一的山楂有的去核,有的不去核。要是遇不上沿街叫卖的,父亲就去镇上,隔三差五的去给我买,直到儿子出生。

冰糖葫芦又叫糖葫芦,在东北地区被叫作糖梨膏,在天津被叫作糖墩儿,在安徽凤阳被叫作糖球。冰糖葫芦是中国汉族传统小吃,它是将野果用竹签串成串后蘸上麦芽糖稀,糖稀遇风迅速变硬。北方冬天常见的小吃,一般用山楂串成,糖稀被冻硬,吃起来又酸又甜,还很冰。

后来儿子出生后还是喜欢吃,原来糖葫芦还有个典故呢。南宋光宗皇帝名赵惇,年号为“绍熙”。绍熙年间,宋光宗最宠爱的黄贵妃生病了。她面黄肌瘦,不思饮食。御医用了许多贵重药品,皆不见什么效果。皇帝见爱妃日见憔悴,也整日愁眉不展。最后无奈只好张榜求医。一位江湖郎中揭榜进宫,为黄贵妃诊脉后说:“只要用冰糖与红果(即山楂)煎熬,每顿饭前吃五至十枚,不出半月病准见好。”开始大家还将信将疑,好在这种吃法还合贵妃口味,贵妃按此办法服后,果然如期病愈了。皇帝自然大喜,展开了愁眉。后来这种做法传到民间,老百姓又把它串起来卖,就成了冰糖葫芦。

儿子四个月后,我去了外地打拼,也就离开了父亲。父亲在我的眼里是个书生,琴棋书画都会,虽然不算精通。可我对书生是很排斥的,总感觉百无一用是书生。文革时期,和他在一起的发小同学都参军出去了,其能力还都不如父亲,可是后来他们都成了干部,开着车子回来看望父亲。到后来的这种结果,我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后悔过,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是为她留下的。农村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出路,当兵出去的那些人后来都混好了。也许江山美人真的没有孰轻孰重,父亲的选择也许是认为值得。

那些年,日子很苦。父亲的笔墨杆子,在发红的25°的灯泡下,也淋漓尽致的把中国的水墨画,栩栩如生的展现在众多的邻里乡亲的厅堂之上,我们当地叫做“中堂”画,类似现在的客厅屏风之类的,那个时候的村里,屋里都是土墙,这画是一家的脸面。年底的时候,是相亲们买画最多的时候,新年了添“新”。父亲用整个冬天的闲置时间,画好的一箱子的画,在集市上出售,养活了他的妻儿老少一家人,尽管日子还是那么的拮据。

一把木琴是家里一件最值钱的奢侈品,也是村里唯一上档次的乐器。父亲会在黄昏时候,坐在屋门口的土台子上,拨弄他的世界,那个时候我很小,小到不懂那是乐器,只知道它会响。后来生活越来越难,父亲几乎不再弹琴,曾几何时,那琴成了我们的玩具,被母亲忙碌的身影用烧火的“火棍”指导我们去抚弄。日子无以形容,不是不呵护,只是那个时候,只能做了那个时候......

日子,夹缝里偷生。进了一家私企,依着我的特长,工作如鱼得水。总以为有能力不怕苦便可站到成功的奖台上,听见掌声响起了。一次次的奖励核口碑,总以为勋章会套在我的努力的脖颈上,一纸文书调令,风马牛不相及,彻底不懂了这个世界。

连夜赶回了家。父亲说:“只会做事不行,还要会‘混事’......这是大家庭,有很多人。”次日我去了另一个城市,投奔了二姐。也许自己认定的事,终究不愿放弃,于是我还是做起了平面设计,自己做,给自己打工,这一段路很难,起步更难。那天用的我一个我曾经获奖的创意给一个暴发户设计的店铺,他看了说要求加上一个东西,我说不行,那样风格不协调,那人甩头走了。闲聊和父亲说起此事,父亲说:“你问他那个东西对他有什么意义了吗?客户不满意你的创意好也不叫好,那只是你自己一副‘完美’的画而已。”后来才知道做事这么难,得步步小心,才步步为赢。不违背服务的宗旨,还得满意客户,直至今天的我走在街上,时不时迎来的那些店铺老板的问候,也许这就是对我的一种奖励和认可吧,不是奖台,我也能听见掌声响起来。

我感觉我该回家了。回家不再需要安排时间,也不能等。车子驶到巷口,那一幕预料之中的画面,又满含了多少等待,是父亲吸着旱烟在巷口里来回的徘徊,倒计时着我的来!

一晃多少年?有多少的爱,一直是无言。父亲在冰箱里拿出了三支糖葫芦,曾经是买给他的女儿,现在是买给他女儿和他女儿的孩子们。糖葫芦变了模样,五花八门的样式口味,可是爱的味道,一直不变,只是爱无言,那些年这些年。(QQ:1335668147)

来源: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作品内容(包括在内的视频、图片或音频)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遇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videos, pictures and audi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the user. This platform mere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pace services. In case of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at the first time and we will remove the related content immediately.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请输入您的大名,缺省将显示IP地址。)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