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一杯糖水半杯茶水

作者:ぃ愛々 时间:2006-8-22 11:05:48 点击:
字号

  核心提示:...
    认识木子是烟雨蒙蒙的三月。那次是城携我参加一个同窗好友的婚礼。城是我正在热恋的男朋友,我们刚刚大学毕业,双双留在这个繁华的都市。
    木子是新郎的表弟,在这个城市另一端的工科学院读大三。
    参加完婚礼,我和城相挽着手走在暮色渐浓的街头,一路上谈论着刚刚经历的热闹和喧哗。城突然停下来,扳过我的肩头,捧着我的脸正对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相信我,缨子,不久的一天,我也要你披上如羽的婚纱,做一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我的心一热,想有一股温润的暖流溢过全身。我凝视着城的眼睛,快乐而羞愧地点着头。
    我真诚而热切地全身心投入到这段至纯至真的爱恋中,不曾奢求过要用豪华盛大的婚宴和如云的宾客来见证我与城的爱,我总认为,相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有爱,不管是锦衣玉食还是粗茶淡饭,一样可以是完整的生活,幸福并不会因为外在的物质形式迥异而有多与寡的区别。
    我与城都是来自乡村小镇的平常人家,在父母倾其所有送我们读大学后,他们已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为我们提供更多了。毕业后的城供职于一家科研所,我则在一家中学谋到一份教师的职业。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也不过千余元。这对于一场华筵也许还不足以抵上一个小小的零头。我不在乎,我可以不要盛宴,不要华贵高雅的婚纱,也不要炫耀似的坐在花车上供别人评头论足,只要有他的真诚,他的执着,就可以迎娶我。可城不同意,他说这是一生一世中唯一的大事,马虎、匆促不得,一定要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
    我说服不了他,心里却被甜蜜和温馨填得满满的。每个女还子都有小小的虚荣和渴望被宠爱的天性,我也不例外。看他那郑重其事的样子,我很满足,一生一世,有一个把比看得很重要的人,不就足够了吗?
    “五一”的时候,城到学校来找我哦,他说研究所的工作太清闲,工资又低,他想通过考研究生来开拓另一条人生之路。我强不过他,便理所当然地支持他了。城报考的是一所著名大学,而且是最热门的金融专业。我曾劝他避一避这个热点,他朗朗地一笑,拍拍我的头:“缨子,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的男朋友不争而已,一争就要争取到最好的!”在八个半月复习迎考的日子里,我与城一起进入了紧张的“备战”状态。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只有日复一日地学习、学习,在学习。由于熬夜,城已一点一点的瘦了,只有一双眼睛越来越精神。我利用一切闲暇的时间去帮他洗衣,帮他做饭,我快乐地做着一切,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为了节省更多的钱,我甚至舍弃了自己唯一奢侈的嗜好:碧螺春茶,从而改喝白开水。为了帮城买到他需要的专业书籍和复习资料,我常常一个人跑遍整个城市,一本一本地去寻找……而城,他会在我倦怠的时候,递过来一杯问热的茶水,疼惜地拥抱着我,我们就这种无声地鼓励中给彼此以安慰。在冬雪纷飞的元月,考完了最后一们的课程的城刚走出考场,就一吧包住站在门口已冻得瑟瑟发抖的我,紧紧地,紧紧地,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凝视良久,看他眼中满是自信,我也吁了一口气。
    后来,城就受到了他志在必得的那份录取通知书。临走的头一天傍晚,我们在屋子里点满了粉红色的蜡烛,喝了好几瓶啤酒,说了许许多多的话。那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凌晨时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和衣躺在床上。而城,坐在底墒倚着床脚,正呼呼大睡。我把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却把他惊醒了。两个人没有了睡意,就靠在一起絮絮地谈话。说了些什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只是特别珍惜这离别前的最后一点时间。城上火车时交给我一张折得方方的纸,道了一声“珍重”,就随悲伤的列车呼啸而去了。
    摊开纸条,是他苍劲而略显潦草的字迹:“半夜看你嘟着嘴酣睡的样子好可爱,等我三年,让我以后天天看着你入睡。樱子,你已是我今生最宝贵的拥有。“底下一个电话是那位结婚郭姓朋友的,城说我有事可以找他帮忙。
    其实,我没有什么需要别人帮忙的,只是日甚一日的思念之苦难以排遣,我便偶尔去一趟郭家,郭和他的妻子是我最好的倾听者和抚慰者。他们都城的朋友,在城离开的日子里,他们像兄嫂一般无私的关爱着我。城不时有信来,一如既往的狂妄和自信。第一年暑假,他没有回来,说是要去西部考察搜集资料。第二年,他的信和电话也渐渐稀少。我知道他忙,也不烦他,把原来投注在城身上的注意力用于工作上,日子平淡而充实。
    后来,郭和他的妻子要搬迁去另外一座城市,于是,我的平静再次被打破了,我又感到孤独像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正向我靠拢。送郭和他的妻子去机场时,我哭得一塌糊涂,那阵排山倒海的离愁撞得我的心酸酸的痛,因为他们使者个城市中卫异能与我一起回忆和分享城的朋友,连他们也走远了,只留下空空荡荡的我。
    忽然身后有一个人递来一块软软的手帕,仰首望见一双关切的眼睛正注视着我。我有些尴尬,点头致谢,又说了一声:“让你见笑了。”刚迈出几步,他的声音跟着追过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一怔,转过头,一脸的茫然。“两年前,我表哥的婚礼上,我的你朋友一起做伴郎的啊……“他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他叫木子,两年前还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一转眼就成了一个棱角分明、高大俊朗的男子汉了。
    戏剧般的,我送走了郭和他的妻子,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朋友木子。因为木子比我还小一个月,加上他是郭的表弟,我也就自然的把他看成了自己的小弟。那时他已毕业,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每个周末都会跑到学校来看我,兜里总揣这杨梅、姜片、果冻等女孩子爱吃的零食。我曾笑问他在大学里谈过几个女朋友,不然何以会这么准确的揣摩出女孩子的口味。他一脸严肃的说:“一个也没有。”看着他正经八百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真是一个可爱的男孩!
    有几次,他看到我的桌上堆的尽是方便面的包装袋,痛心疾首地规劝我不要因为贪图方便,而忽视了营养的健康,我一边笑一边拼命地点头:“是,是,你说得对。“过后仍旧照吃不误,最终还是被发现了。这次他不再责备我的懒惰,而是反省自己起来,“当初表哥要我照顾你,我答应得好好的,现在让你天天吃方便面,是我的失职啊!“他的诚挚令我惭愧起来。虽然仍旧会和他玩恶作剧,时不时的会敲敲他的头,叫他“小鬼”,但他的体贴和温情以及稳重的个性,令我有时产生迷惑:他怎么越来越像一位兄长?
    我很喜欢和木子谈论城,细细的给他讲城与我的故事,告诉他我们的相识,以及大学几年城每天都会在我的课桌上放一杯沏好的“碧螺春”……倾诉中,我又恍然回到了最初的恋爱时分,一切都那么清晰而隽永。只是,我的爱人远在他乡。
    城读研究生的第二年暑假,我去了他的学校,他到车站来接我。回到他的宿舍,我以为走错了房间,因为靠墙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孩子。城也有点诧异得叫了一声:“贝贝!”那个叫贝贝的女孩看见城,眼睛里闪着光,瞥见后面的我,脸色变了。城接过我的包,向她介绍:“这是我的同学萧樱。”又对我说,“这是我导师的女儿贝贝。“我虽然为城那句轻描淡写的”同学萧樱“有些不快,但还是很热情的与贝贝打招呼。我对贝贝的印象挺好,看得出,他是在一个良好家庭中长大的女孩子,青春活泼,娇而不媚,举止大方。
    在几天的游玩中,贝贝天天和我们在一起,为我介绍着各处的名胜风景。而城,一直与我保持着“同学”的距离。我是一个敏感的人,更何况是恋爱种的女孩子,感觉更为敏锐。我隐隐觉得,在我与城,以及贝贝三个人之间,似乎有某种事情要发生。
    在一个没有任何预兆的黄昏,贝贝来到我寄居的女生宿舍,坐在我的床边一言不发。沉默许久之后,突然说:“樱子,你说城喜欢我吗?”我的心好像猛然间停顿了一拍,张了张口,不知该如何回答,未及我出声,贝贝又说:“城一直都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他与那些肤浅的小男生比起来深沉多了,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我爸爸也喜欢他,正帮他申请去美国呢……”
    第二天一早,我没有通知城,只留下一张署名“你的同学萧樱“的字条,就他上了回家的征途。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哭。五年多马拉松式的刻骨铭心的苦恋,离别后南北遥望的痛入骨髓的相思,在未来曾经无限美好的梦想轰然坍塌之后,我竟然平静的如同一只木偶。他也是天性不安分的人,爱情和女人也许只是他前进的垫脚石,而不能是绊脚石,这是我很久以后对这段感情的领悟。
    回来之后,什么也不想做,万念俱灰的我把自己仍在床上,一直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从清晨到子夜,几天都是如此。真正清醒过来时,我发现窗帘正微微被风吹动,阳光暖暖的照到我被子上,厨房里有浓郁的粥香弥漫过来,而木子正系着围裙傻乎乎的站在门口……我的泪,我就已不流的泪,突然奔涌而出。我伏在木子肩头哭得昏天暗地,木子拥着我,只无言的拍着我的背,像哄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哭完之后,我心里也舒畅多了,仿佛自己是一只蜕壳的秋蝉,在脱下了夏天的那具躯壳后,也走尽了自己的前生。木子端来米粥,他不问什么,我也没解释任何,只是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忘了前尘往事,更坚强的走下去,为自己活一段精彩的后世。
    成曾来过几次电话,被我淡淡回绝了数次之后,就渐渐疏了音讯。后来听说在研究生快毕业的时候,经他的导师极力举荐,与贝贝双双飞往美国去了……
    岁月流逝中,许多东西都改变了,身边的朋友来了又走了,城市的风景新了又旧了,唯一不变的是木子一直都在我身边。我知道他的好,也明了他的心思,只是我宁愿选择逃避。记忆像云朵,总是悄悄的淡淡的飘来飘去。谁说“情到深处无怨尤”?这世间除了“情至浓时情转薄”而可能不计较,真有深情,怨尤是只会加重的。那个远在异国他乡的男孩带给我的隐痛,总是浓浓的久久的留着,擦不去。
    一个霞红的黄昏,木子约我见面。迟疑、斟酌半天之后,我决定赴约。不管将要遇到的是何种局面,终将要我独自去面对。到达约定的咖啡厅,木子的背影浸润在满室摇曳的烛光里,温馨而迷蒙。他取出两个被子,一个装半杯茶水,一个装满杯糖水。他说:“我知道,茶水、糖水你都喜欢喝。茶水有茶水的味道,糖水有糖水的味道。如果几年前,有个男孩给你泡了一杯茶,你喝了一半,剩下这半杯,要是把这半杯放了很久的茶喝下去,会影响你的身体。现在我给你一杯糖水,你用有半杯茶水的杯子能装下我这满杯的糖水吗?”
    显然不能,我摇摇头。
    “你可以把那半杯茶水倒掉,用洗净的杯子接我这满杯的糖水。” 
    那晚送我回家,转身时他说:“请记住一个诗人的一句名言——忘记他,就像忘记一朵花。”我失眠了。
    在他的影响下,我逐渐习惯了多喝糖水。许多情感,只有在经历了之后,才能分辨得出谁最适合自己,谁能相守一生。

来源:本站原创

特别声明:以上作品内容(包括在内的视频、图片或音频)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遇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videos, pictures and audi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the user. This platform mere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pace services. In case of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at the first time and we will remove the related content immediately.

  • 上一篇:没有钱,我们能爱多久
  • 下一篇:妈妈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请输入您的大名,缺省将显示IP地址。)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