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在线 | 精品文萃 | 经典相册 | 学习园地 | 电视在线 | 软件下载 | 环球人才 | 日记 | 贺卡 | 博客 | 论坛 | 留言 |

 
本站内容>>> | Blog Home | About Me | Study & Achievements | Certificates | Application | Hobbies |

 

          WWelcome to melody's home's blog!

«June 20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用户:
密码:
Cookie:

Bulletin Board

暂无公告...

My Topics

New Logs

New Comments

Message Board

Links


Search



Blog Info.
blog名称:melody's home
日志总数:2
评论数量:0
留言数量:0
访问次数:27685
建立时间:2005年6月13日

 

 
绝色倾城 
melody_cl 发表于 2005-6-27 11:05:44

 
 绝色倾城  


  (一)

  他看了看手里的表。十二点整,他必须回去吃饭了,肚子里正在唱空城计。
  这时有人撞了一下他,很快那人跑远了。
  眼前蓝色的影子一闪,如鬼魅般,他手里的诺基亚7260应声落地。
  她弯腰拾起了它,眼前一亮,黑红白的外形,十分炫目。
  她抬起头来,眼波流转,这手机真漂亮,她的嘴角含着笑意。
  慌乱,从心底来的慌乱像春江水,前所未有。他接过她手里的手机,点头致谢,他无法表达心里的感觉,她是如此的明艳,在春天广州的大街上,攒动的人群中,依然鹤立鸡群,那似曾相识的蓝色吊带裙,衬托着她似雪的肌肤,她美得如此纯粹自然。
  以后要小心你的手机,广州的小偷不分四季,春天是尤其猖獗的时候。
  哦。他的嘴微微地张了张,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她的嘴唇很性感,他猜想她一定有一张磁性十足的好嗓子,能唱出动听缠绵的情歌,他突然想起了蓝莓,她有着和她几乎类似的嘴唇,虽然她们有太多的不相似,可气质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的眼神在他的脸上游移,这是一张多么生动的脸,棱角分明的脸,黑白透亮的眼眸像用油画的色彩描绘过一样不真实,他的浓眉微皱着,这使他的表情略显紧张。
  是绝色倾城吧?我有一款和你类似的手机,她微笑着从手袋里摸出一款同样红白黑设计的7280。眼睛里宛若涂了蜜汁一般,手心里却在冒汗。该死的,我怎么第一次和他见面就乱了方寸?
  小姐的手机真漂亮。他由衷地赞叹,那复古的红白黑设计,流畅优美的线条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婀娜多姿。她的嘴唇鲜嫩而饱满,她看他的时候眼睛微微地眯着,似乎想把他摄进她的瞳孔里,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她的嘴唇,和7280的手机一样,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吗?她的脸微微地红了,眼睛却清澈见底地望着他,仿佛他是一尾自由自在的鱼儿,在她的眼底游荡,她必须紧紧地盯住他,否则他就会立刻消失。
  男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告诉她自己的手机。
  女人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它。他的手机铃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想拿起来接,后来却又停止了动作。
  这是我的手机,你随时可以找到我,她浅笑着,这让她的样子更显妩媚。
  她离开的时候,他再次犹豫了一下,他想叫住她,可是却又停住了,他想看她离去时的背影,这比叫住她更让他留恋,她的腰身宛若西湖边的杨柳枝,摇曳生姿。
  他去年春天去西湖时,曾为那湖边柔弱无骨的杨柳枝而慨叹。

  (二)

  他拿着手机,一遍遍地看那个未接电话。
  他想拨回给她,至少告诉她,他非常感谢她给他捡回了手机。
  她会不会说是举手之劳?他有些犹豫,他从来不习惯主动打电话给女人。
  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起那个蓝衣女人的脸,那粉雕玉琢的脸,不笑时有些冷艳。
  别人都说他有张师奶杀手似的脸,的确不假,无论是站在人群中还是走在大街上,他都是回头率极高的男人,可是他却从未为这张脸自豪过,他甚至有些恨这张脸,因为这让他无法在众多谄媚的脸上看到真诚的爱。
  现在就是如此矛盾,他相信那个蓝衣女人之所以给他电话是因为他的外表吸引了她,她渴望他们之间发生些故事,可是他却是个害怕故事的男人。他在读警校时就害怕故事。当他的教官的妻子蓝莓不顾一切地爱上他时,他才知道爱原来不全是幸福,它有时就是一种伤害人的利器,在粉碎了自己的同时也粉碎了别人。
  所以当他看着蓝衣女人时,他一直竭力压制自己的欲望,他害怕受到伤害,他害怕再一次被粉碎。
  她眼波里流转的期待,他何曾不是明了于胸,可是他更明白发乎情,止乎礼的道理。
  当他看着那个电话号码,他就像看到了她顾盼神飞的眼睛,她那明如秋水的眼睛像一团火点燃了他多年不曾点燃过的情欲。那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那低眉浅笑的动人妩媚,像一抹淡淡的香纠缠着他的神经,让他久久无法平静。
  湖水蓝的吊带裙像春天的风包裹着她发育成熟的躯体,他总想着那躯体里那个情怀萌动的心,她现在是否也在想他?

  (三)

  她很想给他电话。可是她又担心,她从来没有这样动情过,虽然直觉告诉她,接近他是一种危险,这是她母亲说过的,男人长得太具有杀伤力,对女人是一种伤害,你只能远观而不能近视。他的五官有着不怒自威的气质,七分来自天然,三分来自训练,当他的眉毛皱起来时,他的眼睛充满了思考时的迷人魅力。
  她有一种冲动,想抚平那皱眉时的淡淡忧伤。对,是忧伤,他怎么会忧伤呢?
  她的直觉告诉她,他是一个复杂的多面体,接近他等于接近危机四伏。可是她不怕,她一贯的工作都是在危机中寻找突破,在紧张中找寻完美。
  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放弃了。并不是她害怕挑战,而是她忽然觉得这么快就给他电话会显得太迫不及待,她至少要让他备受煎熬,男人嘛,都不喜欢太直白的女人,特别是像他那样的男人,或许还不太喜欢主动出击的女人,她何妨装扮得衿持一些,她相信一个拥有万种风情的女人只要使小小的伎俩就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自动地缴械投降,不管他是怎样铁石心肠,不管他是如何刀枪不入。
  母亲说她完全具备这种实力,而她曾经却是输在这个上面。
  在他们对视的那一霎那,她已经完全有把握,他对她有了极深的印象,甚至说是非常震撼的印象。因为从他的眼神里她读到了紧张,读到了一个男人在面对心仪的女人时的不知所措。
  她想她目前需要的是耐心,他也许很快就会经不住煎熬,主动给她电话。
  她对男人的心理再熟悉不过,就像她对待任何对手的心理。她总是从对方的衣着上就能分辨出对方的职业,甚至在举手投足之间看出对方的性格,采用何种方式可以更容易接近对方,这是她的看家本领。

  (四)

  震耳欲聋的哭声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眼前的女孩子若不阻止她,一定哭得快断气了。她脸上的胭脂随着泪水不断地往下掉,零落地像打翻了的颜料铺。她那长长的假睫毛夸张地翘起,鲜红欲滴的红唇也已经一塌胡涂。
  哭什么哭——你多大了?
  25岁。
  25岁?我看你像15岁,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哭得像小孩子似的?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们已经在着手查了,能不能查到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这已经是第15起手机报失案,他刚刚调到这个派出所才一个星期。
  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吃什么的?整天都说查查查,可是你们到底查到了多少个?
  春天小偷真是猖獗啊。他忽然想起了蓝衣女人,她好像说过类似的话。
  是很猖獗呀,那些小偷都赶着发春呢,说不定就等着偷多点来结婚呢。
  瞎说,小偷也会结婚吗?他们整天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还会有那闲情逸致?
  切——你真老土,这是什么时代了?你没看见那些打扮得娇里娇气走街窜巷的小偷,比我们还穿得时髦,她要是向你抛个媚眼,比原子弹还厉害。
  他的脑袋里灵光一闪,瞬间又熄灭了,那个蓝衣女人的形象在他脑海里飘浮着,忽而近忽而远。
  你丢的什么手机?
  7280,最新款的绝色倾城,我才买了不到一个月。那可是我咬着牙才买的呀,花了我近两个月的工资,那小偷也真狠心,他怎么可以把我辛苦挣来的东西偷了还一点不内疚呀?
  这不是废话吗,如果内疚他还会做小偷吗?
  你确定是7280?他的脑袋开始疼痛,他想这不过是一个巧合吧,那个蓝衣女人比眼前这位女士更适合拥有这部手机,说实话眼前这位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有点像夜总会的小姐,打扮得这样花枝招展不被小偷盯上才怪。
  而那个蓝衣女人就不同了,她从头到脚都是优雅,你只要看她那一身蓝色的装扮,你就知道她不是名门闺秀就是白领丽人,或许她现在就在中信大厦或者市长大厦的某个公司里上班,她那充满风情的举止总是让人猜想她是经过专业训练过的模特儿,或许她正是模特出身的服装设计师,她那一身蓝色吊带裙,不对称的设计,流畅的剪裁,创新的点面分割,这一切都表明它不是一件普通的服装,它穿在任何人身上都没穿在她身上那么和谐。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我自己的手机我能不确定吗?
  什么时候丢的?
  昨天上午十一点。
  你当时为什么不报案?
  我当时不是要赶着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吗?想不到那么倒霉。
  你丢掉手机之前身边有什么可疑的人吗?
  没注意——不过好像有个女人,她对着我妩媚地笑了一下。
  对着你笑也犯法呀?她又没偷你东西。
  你是猪呀?她平白无故干嘛对着我笑?我又不认识她,她准是想麻痹我的神经,趁机下手。
  她穿什么衣服?有什么特征?他的心里颤抖着,他不想问,但是又不得不问。
  很漂亮,蓝色吊带裙——女孩子边说又边哭起来,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男人心里一惊,冷汗直冒。蓝衣女人的脸飘浮在他的眼前,渐渐模糊不清。
  她和你接触了吗?你看清楚了吗,她真的偷了你的手机?他有些急切,急切得口水差点喷到女孩子的脸上。
  你是猪呀?我看清楚了还来找你们吗?你们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呀,什么都来问我,我要是早知道她是小偷我早就扑上去把她那张嫩脸打得稀烂,还轮到你们?***,竟然有那么漂亮的小偷,难怪你们抓不着,她抛一个媚眼,我看你们这些警察的骨头都酥了,你们还能干什么活?都***一群废物。
  你嘴巴干净点好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是小偷?你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
  他已经心乱如麻。职业习惯告诉他,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更何况是在作案地点与时间都吻合的情况下,目前来看蓝衣女人的嫌疑真是很大。
  她碰了我一下,对,她和我擦肩而过时碰了我一下。她肯定是在那时候作的案,我敢肯定,都怪我被她的美色所迷,我什么时候看过模特在大街上走呀?想不到一入迷就着了她的道了。
  好了,到此为止吧,请你回去听我们的好消息,我们会派专人调查你的案子。
  他开始心不在焉,有些心浮气躁地关上笔录本。
  你可不准敷衍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想起了那天的情况。你要是再抓不到她,我就赖在你们派出所不走了,连个弱女子都无法对付,我看你们这里该关门了——她说着又开始大哭。
  他不停地皱眉,抓起一把纸巾递给她,好了——别再哭了,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似的。
  那你要答应我一定抓到她,找回我的手机。
  好吧——他叹了一口气。
  他看见她破涕为笑,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五)

  他再次拿起了手机,翻到她的电话。
  他犹豫了半天终于拨通了它。
  喂,是你吗?对方是那种磁性很重的女中音,正是蓝衣女人。
  他的心开始嘭嘭乱跳,呼吸粗重。
  是我。他吞了吞口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她说。你——好吗?他憋了半天终于说了这么一句。
  我?很好。她停了停,轻声地笑了,你是不是没给女人打过电话呀?怎么这么紧张?
  我——我没有紧张,我想——你今晚有空吗?
  怎么?想请我?她再次轻笑了一声,让他禁不住想起她明媚的笑容,真无法想象她如果是小偷,那将是何种状况。
  是的,我想请你到记忆水吧喝咖啡,你有空吗?
  有空。
  那晚上七点在那里碰头,可以吗?
  OK。那我还穿那件蓝色的裙子,你可以认出我吧?
  当然,永远都不会忘记。
  谢谢。她挂了电话,从她自然的笑声里,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异样。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约她?假如只是一个误会,他应该怎么办?她的脸上那纯洁的笑容,她那眼波里流转的渴盼,让他再一次陷入了迷茫中。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越接近约会的时间他的心里就越紧张,要不要告诉他的同事?如果她真是什么江洋大盗,他一个人能应付得了吗?会不会被她的一个媚笑迷得神魂颠倒,他第一次对自己没有把握。

  (六)

  七点正他走进了记忆水吧,一身黑色的西装,平常不常穿,有些拘谨。
  水吧里弥散着忽高忽低的蓝调,正是Patricia Barber的《蓝调咖啡馆》。What a shame舒缓迷离的音乐声跌跌撞撞,像扑进怀里的少女,张着怀春的大眼睛。
  水吧里蓝紫色的灯光忽闪着迷醉的光芒。
  他一进去就看见了蓝衣女人,她向他招手。
  他径直走向她,背直了直,他感觉自己有些燥热。他脱了西装,一个服务生上来接过他的衣服挂到了衣帽架上。他感觉蓝衣女人的目光似乎一直停驻在他的身上,所以他走过去时有些不自然,越靠近她,他越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迫使他无法自由地呼吸。
  她笑着站起来,真的是昨天的那身蓝色吊带裙,裙襟上别着一只紫色的蝴蝶,闪闪地发亮。你来了呀?真准时。
  你等了很久吧?
  不,我刚刚到。她笑了笑,在蓝紫色的灯光下,她的眼睛泛着神秘的光泽,仿佛她离他很遥远,又仿佛她是梦中走出来的丽人儿,淡淡地笑着,那样的楚楚可怜,举手间透着万种的风情。
  他定了定神,竭力克制自己,他必须让自己保持十二分的冷静,以便他能够分辨眼前这个江洋大盗是否是三头六臂。可是她浅笑着,嘴唇微微地翘着,像个天真的芭比娃娃。
  小姐,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我叫蓝依。
  蓝衣?这么特别的名字,难怪你喜欢穿蓝色衣服。蓝色很适合你,他由衷地赞赏,连名字也取得恰到好处,她真是天生尤物。他的心襟禁不住荡了一下,他摇了摇头,努力把持自己,尽管她的名字很像一个人。
  我叫蓝依,依恋的依,不是衣服的衣。
  她再次浅浅地笑了,脸色有些微变。
  蓝依?很少有人姓蓝的,他的心底凉了凉,为什么她也姓蓝?
  我不是汉族人,知道畲族吧?请问你叫什么?
  莫不平。他轻声地说,她的眼睛眨了眨,在听到他的名字时,似乎笑了。
  你的名字很有意思,是不是喜欢打抱不平?说完这话,她再一次笑了,眼睛眯缝成一条线,那缝里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让我猜猜你是做什么的,好吗?你是服装设计师,对吧?他盯着她的眼睛,他希望从那里可以探知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呵呵,你看我像吗?她的眼神毫无异样,里面像涂了蜜汁,快漾出浓郁的糖水来。
  像。不过你更像一个侦探,你的样子很神秘。
  呵呵,你的想象力很丰富,有没人告诉过你有些像占卜的?你好像很喜欢给别人看卦。
  哈哈,你错了。我不是占卜的,不过我倒是真能为一种人占卜,你猜是哪一种人?
  犯罪的人?她还是很自然地笑着,似乎她说出来的话并不令人吃惊。
  莫不平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眼神还是那样清澈,似乎她并不知道犯罪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你猜得很准,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他盯着她的眼睛,他希望他能读到一丝真诚。
  你希望我是做什么的?她的眼睛眨了眨,像星星一样沉静了下来。
  我想你一定是个设计师或者演员,或者模特?
  就不会是别的?
  他的心里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去猜,是他怕面对现实?还是他不忍心看到一个梦的破碎,或者说是一种美好的破碎?
  还会是什么呢?我猜不出来,你告诉我吧。他佯装无法猜透,他希望她能够良心发现,或者说她能够承认,她不过是一时动了贪念,只是初犯而已,毕竟她还年轻,年轻得看不出她的年龄。
  那我就告诉你——我是什么人——她犹豫了一下,他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说了,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她睁大了眼睛,显然不相信他的诚意。
  他从身上摸出那个7280的手机,他看着她笑着,这个手机漂亮吧?我想和你的那个手机换一换,你觉得怎样?
  蓝依愣了愣,她也从手袋里摸出了那个7280的手机,黑红的设计,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你觉得什么东西都可以换吗?她惨淡地笑着,忽然消逝了明媚的笑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互换一件彼此心仪的东西,让我们可以记住对方,这样不好吗?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和一个相识不过两天的女人交换定情信物,这毕竟有些荒唐,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为,要知道他平时最害怕和女人有什么瓜葛,更何况是如此美艳的女人。

  (七)

  她转过头去,沉默了很久。再转过头来时,他发现她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怎么了?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莫不平有些惊慌失措,他原本是好意,这种好意从原则上讲已经超出了他莫不平一贯的处事风格。
  你会为你爱的人付出一切吗?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像蓝色的珍珠。
  为什么不呢?我当然会。他变得更加坚定,至少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这证明他的付出没有白搭。
  她把那个7280的手机推给他,你拿去吧,它原本就不属于我。
  他的心惊了一下,她终于承认了,这至少让他感觉自己的情感没有白废。
  他拿起手机,握在手里,他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应该怎么向那个失主交待?是说小偷被抓了?还是说小偷亲自送回了手机?他拿手机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包庇罪犯,这可是知法犯法。
  你不看看那里面的相片?她的眼神里有着更复杂的表情。
  什么相片?他再次愣了一下。
  她拿过手机亲自翻到了相片的页面,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眼泪汹涌而出。
  她把手机递给他。
  他的眼神突然直了,画面里是一个熟悉的女人,她淡淡地笑着,依然如当年那么纯洁的笑容,只是她明显苍老了,岁月剥蚀了她的青春和美艳。
  你是谁?他的瞳孔无限地放大,他忽然觉得她真得很像她,虽然她们有着不一样的容颜,可是她们的气质是如此的相似,难怪,他会如此的不安,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的心神不定是因为什么。
  你也许已经猜出来了我是谁——是的,我是蓝莓的女儿。
  她——她现在好吗?他的心里突然有一阵揪心的疼痛。
  不好——她在两个月前去世了,临走之前她希望我来找你,这个手机是她留给我的,她说你也许会喜欢它,里面存下了她死前给你写的留言,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
  她的眼泪再次滚落了下来。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莫不平想着这两天对她的怦然心动,他的脸开始火辣辣的烫起来,她是蓝莓的女儿——按辈份,她也是他的女儿。
  不——这是我妈妈临终前交待我的,她想知道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她说如果我能在两天之内引起你的注意,那说明你还没有忘记她,我才可以放心把她的手机交给你。她还希望——蓝依的脸红了红,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她还希望什么?
  她——她还希望你能永远照顾我。
  你能告诉我你的职业吗?我很好奇。
  和你一样。
  警察?
  是。蓝依点了点头,从手袋里摸出了另一个7280的手机。
  她微笑着说,你是在找这部手机吧?那个女孩子真不小心,被小偷拿了还漫不经心地盯着我笑,我想她不受点教训是没法子在这世上待下去了。
  莫不平看着那款手机,绝艳的美,他终于目瞪口呆。

阅读全文(996) | 回复(129) | 引用(3)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主页:
标题:
About Me

I like internet very much,and I had made my own website very early,I'd like everyone of you can come to my website "Huanggang Students International"
 
关于我

我是一个老网民了,之所以不说是网虫,因为我想我虽然与网络牵挂很多,但是我没有中毒。对网络的需要丝毫没有影响我对现实的态度。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够认识到网络只是一个新世纪的便捷工具。

『看看我的证书吧』

   


『听听我的声音吧』


『看看我的样子吧』

 

我的基本情况 - All About Me

  个人概况:

求职意向:English teacher

姓    名:Melody

性    别:Female

出生年月:1984  年  02月  26日        健康状况:Excellent

入学年份:1990 年 9 月            专    业:English

电子邮件:Melody_cl@hotmail.com

手    机:138***7677

 联系电话:0713--8834524

通信地址:HuangGang Normal School

教育背景:

2002年--2006年   HuangGang Normal School

1999--2002   Linhai Sixth Middle School

 
  个性特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请描述出自己的个性、工作态度、自我评价等)
  另:   (如果你还有什么要写上去的,请填写在这里!)
  * 附言:(请写出你的希望或总结此简历的一句精炼的话!)
  例如:相信您的信任与我的实力将为我们带来共同的成功! 或希望我能为贵公司贡献自己的力量! 

  

[Return Top]

我的学业 - My Study & Achievements


  主修课程:


  English

  论文情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注明是否已发表)


  英语水平:


  * 基本技能:听、说、读、写能力
  * 标准测试:国家四、六级;TOEFL;GRE.....(写清楚所获证书的具体情况)


  
  计算机水平:


  编程、操作应用系统、网络、数据库......(请依个人情况酌情增减)
  获奖情况:

  
  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请依个人情况酌情增减)


  实践与实习:


  ____年__月-- ____年__月 _________公司__________工作
  ____年__月-- ____年__月 _________公司__________工作(请依个人情况酌情增减)


  工作经历:


  ____年__月-- ____年__月 _________公司__________工作(请依个人情况酌情增减)
 

[Return Top]

我的证书 - Scholarships & Rewards



  奖学金--Scholarship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注明你的奖学金情况)

  证书--Certificates


  * 普通话等级证书
  *
计算机等级证书

* 英语等级证书

  
获奖情况--Others


  
  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请依个人情况酌情增减)

[Return Top] 

我的求职书 - Application For A Job

Dear sir,

 

 

 

 

 

[Return Top]

我的爱好 - My Hobbies


  

 

 

 

 

 

[Return Top]

 


爱德华网络世界 | 博客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注册 | 博客登陆
Powered by www.ok5266.com © Copyright 2004-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31 second(s), page refreshed 11045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