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o-be printed article is:母亲的心

母亲的心



Author:晓寒    From:本站原创    Hits:2223


    母亲从老家来,忐忑地到站台上接她,目光穿越着熙熙攘攘的旅客,终于看到了母亲灰白的发在风中飘起。
    迎过去,喉已哽咽。母亲老了,蹒跚的步履,臃肿的身材,张望着向我走来。
    我记起幼年时母亲牵住我的手,怀里抱着二妹,一行辗转回外公家,那么远的路要倒几次车,母亲的手总是有力的,我只要牵着它们,就会有安全的感觉。
    如今,母亲一个人从老家来,并不是很远的路,我却万分挂念。二十年了,现在是我为她担着一份心了。
    母亲不辞辛劳,乘车居然带来一盆开得正艳的海棠花,这花春节时我曾偶尔夸它漂亮,母亲便把它带上了车,一路上把它抱在怀里,喘吁吁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母亲来家总是忙忙碌碌找些家务来做,把我和儿子的棉衣拆来拆去,老眼昏花,总是不小心扎破手指,母亲把手指含在嘴里时,我禁不住想起少年时和母亲为一条棉裤而激烈争吵过,母亲担心天寒把棉裤做得很厚,我便和母亲怄气,母亲不知扎了多少次手。现在母亲纫针时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对着太阳的影子,眯起眼睛,那种执拗劲儿是怎么劝也不肯停手的。
    母亲清晨喜欢起来锻炼,这使我失去了早上珍贵的睡眠,但我一直佯装着熟睡。每一次出门,我都能感觉到她把鞋拿到门外去穿,再轻轻带上门,听得出那轻微得不能再轻微的声音里含了母亲万分的小心,尽管我再也睡不着,我还是在心里为母亲感动,眼角湿了又湿。
    母亲的老不经意间就来了,她变得有些絮叨,一些陈年往事常挂于嘴边,要向我说上几遍,有时我说知道了,她便缄言,或者茫然问我:“我有和你提起过么?”我便笑,她会掌自己的嘴一下,笑笑:“瞧,我这记性,和你说过了又来烦你。”
    我便有些难过,母亲近年来记忆力减褪,但关于我们几个孩子的许多往事,她会如数家珍一样,我是十三个月学会走路的,二妹说话迟,到了十六个月才开始叫妈妈------那些不经意的事情在母亲的心里却清晰而灿烂地铭刻着。可是母亲还是老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最近几天我发现了一个规律:我做的菜淡,母亲做的菜咸。先生还纳闷,我知道是母亲怕我和先生吃得不习惯,故意在炒菜时多放了一些盐,所以她才会争抢着为我做饭。看着她有些微驼的背,我常常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那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我和母亲睡一室,床侧里是儿子,我和母亲相偎着躺下,忽然想拥抱她一下,我幼年爱揽着她的手臂入睡,母亲说我会把小脸窝在她的胳膊上,那样才会睡得踏实安稳。我揽过母亲的手臂,那种感觉竟然有些陌生,淡淡的疏离的情绪让我惭愧。我拥住母亲,开始听她絮絮地说话,不知什么时候倦了,竟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见母亲眼睛红红的,有些懊悔,是不是我的疏离伤了母亲的心?母亲却只问我睡得可好,在我点头间我发现她倦怠的眼神里含了许多喜悦和放心。原来她一夜没敢深睡,她说她年纪大了,有鼾声,知道我觉轻,她说她可以在我们上班的时候再把觉补上------
    我忙背转身,没有让她看到我脸上的泪。
    这时,我那七岁的儿子正朦胧中翻了个身,抓过我的手臂,把脸偎在我怀里,恬静温馨,嘴角挂着一丝笑。
    儿子对我总怀有这样的依赖,一如我当年依赖母亲。
    我在想:几十年以后,儿子,妈妈也会象你外婆一样老了,你可还愿扯住妈妈的手臂么?